媒体平台

NEWSROOM

技术绝不低于美国Bose,这家纯“清华邦”创业公司要在主动降噪领域做世界第一

2017.03.20
噪声在影响人交谈及音乐欣赏的同时,还在无时不刻损害或透支我们未来的听力,并且在生理和心理上使人产生痛苦感和烦躁感。在噪声存在的各个场合,降噪产品及技术显得尤为重要。 传统降噪技术是通过对噪声源及传递路径的治理和优化实现降噪,主要针对飞机、汽车及家电等主要噪声源系统,这一领域即所谓的NVHNoise Vibration Harshness)在传统降噪技术效果不足时,一些耳旁的听力防护装置是必要的(比如降噪头盔和耳塞),但是这些东西并无法有效隔离对听力损伤较大的中低频声波(这部分声波能量通过人体的骨骼及肌肉组织传递到内耳)。 

主动降噪技术利用反相声波之间的干涉进行相互抵消,系统由声学传感器、ANC控制器和声学驱动器组成,适用于针对各个频段噪声的降噪应用。


20159月,在声学咨询行业深耕了多年之后,虞安波博士创立了“会听声学”,利用团队在自动控制科学、声学工程及芯片技术等领域的深厚技术背景及多年管理经验,会听声学希望成为主动降噪及听觉补偿这两个核心技术领域在中国的开拓者和领导者。
 

在主动降噪领域,美国的Bose公司可谓是行业标杆,凭借其拥有的顶级降噪技术,Bose在降噪耳机领域已构建了一群忠实粉丝。而会听坚信物理定律和科学原理并无国界,通过精准的声学测量及数字滤波器的适配,成功地在主动降噪的效果上实现了突破。在人耳敏感100-500Hz的噪声频段,会听声学的降噪深度可达25-30分贝(声音的幅值增加一倍为6分贝,一般说话声为50-60分贝),已与Bose公司的降噪水准不相上下,并且在中高频实现了超越。
 
2B端的行业需求切入,以技术优势深耕细分市场
会听声学的首款主动降噪产品将于10月中旬批量生产。首批产品主要面向的是2B端的行业用户。其中,军工行业是虞安波十分看重的一个领域。

“军队里的人听力受损情况非常严重,士兵们在战斗机、坦克内接触到的噪声相当大”,虞安波说,“虽然有防护耳罩,但是佩戴起来又沉重又闷热,士兵们又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觉得戴着耳罩不舒服就摘掉了,这时候的噪声通常不至于让耳朵产生疼痛感,但是却会对耳朵听力造成永久的损伤,相当数量战斗机飞行员在青春韶华的年龄出现失聪。”

虞安波相信,以会听声学在国内领先的技术,一定能够在军工领域占据一定的市场:“如果我们的军队用国外的耳机会存在敏感因素,比如国外的产品可能会加入我们检验不出的窃听元件,或者有些核心技术不对我们放开。”

 此外,会听声学正在与一些船舶、汽车公司洽谈合作,希望将公司领先的主动降噪技术应用于交通工具中;同时也希望与几大耳机制造商成为合作伙伴,共同打造出能够与行业巨头——美国Bose公司的产品相抗衡的降噪耳机。国防军工、交通运输、工业制造、日常生活……每个行业、每个领域、每一类人群都有着不同的降噪需求。

会听声学希望能够借助自身强大的技术优势,针对不同场景中所需的特殊降噪特性提供不同的降噪方案,以期精准地切入各个降噪细分市场。

如何能够做到在不同环境下的最优降噪表现?关键在于会听声学的两个核心技术

1.普适性降噪:在主动降噪模块中,会听声学的滤波器参数适配引擎会基于产品的声学传递函数,动态整定最适用的滤波器参数,对任意结构可实现最优降噪;
2. 自适应降噪:基于噪声频谱的实时分析,可在线调整滤波器参数,从而动态调整主动降噪模块的工作频段,对当前的环境噪声下实现最优的主动降噪效果。

瞄准用户需求,展望2C端的更大市场
对于To C端,虞安波显得很小心谨慎:“我们希望首先切入To B端市场,在产品、技术还有供应链上先完成一定的积累后,再借助资本的力量进入To C端市场”。

今年12月份即将面世的一款产品:带有降噪+助听功能的耳机,将会是会听声学面向To C端用户的一个战略性产品。

 
­
现有的助听器存在2个较大的问题:首先,放大声音的同时也把噪声放大了,这样使用者听起来,还是听不清真正有用的声音;其次,使用者可能对不同频段的声音的听力不同,而简单地放大所有声音,可能导致在某些频段声音过大而伤害使用者的听力。

而会听声学的新产品可在通过主动降噪技术去除噪音的同时,精准地测试使用者的听力,对某一特定频段的声音进行放大而非简单地把所有声音放大,可基于不同使用者的不同听力情况进行个性化的听力补偿。

清华基因传帮带,打造持续的技术领先团队
20159月底,虞安波和他的同学2位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的校友,一同成立公司后,迄今为止,会听声学团队中的全职人员共有八人,其中6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我们是纯清华邦,纯清华基因,并且实习生也全来自于清华”,虞安波这样描述自己的团队。

 “我们为什么要把公司放在清华,是因为公司未来需要的人才,必须具有扎实的控制理论和信号处理的基础功底”,除了看重清华的理工科优势,虞安波同时觉得自己有着传帮带的责任(他本人被聘为自动化系的系友导师),“学校是我们的根,我们也有责任向后来的孩子们传递一些我们的经验,让他们更了解工业界需要什么。”

 如今许多清华校友创业有志于打破国外的技术垄断,虞安波和他的团队也有着这样的家国情怀:“我觉得我们有机会一点一点地改变我们国家的工业,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在一个自己力所能及的领域里面做一些自己觉得还有贡献的事情。”